1488005697g-2000.jpg

循环

loop

表演者:炭叹

助手:胡家亮、吕德生

摄影、摄像:郝鹏、姜俊杰

地点:水泥公园LIVE HOUSE(上海)

表演于水泥公园第39期,上海

 
 

表演在一个半地下的、封闭的不规则空间中进行,包括一扇通向地下车库的门,以及一个通向一楼展厅的楼梯。

这个密闭空间象征了我们所在、或者所感的宇宙,以及我们在其中的旅程。

我们从混沌中诞生,追逐着一个个看似实在、却捉摸不定的目标。

我们一次、一次、一次、又一次地失败,一次、一次、一次、又一次地开始。

我们就这样不断地循环着期待、欢喜、失望、痛苦……

谁能确定,我们每次重新开始时,还处在同一条人生轨迹、同一个宇宙维度中?

有形的目标,无形的命运。

那扇你触摸不到的门,也许才是你的出路。

*背景补充:本作品的影像部分截取与调整自炭叹的实验影像作品《阳性》

演出开始,展厅的墙上出现一个纯白的画面,突然,白色之中飞来了一只蚊子。让人难以忍受的蚊子的嗡嗡声开始循环往复……

炭叹开始打这只影像中的蚊子。

她左奔右跑、上窜下跳,她的手一下一下、重重地打在墙面上,无奈却一无所获。

炭叹没有打到蚊子,却不知从何处传来了一声人的手掌拍击墙面的巨响——与此同时,她自己倒在了地上!

随着那一响,画面中的蚊子消失了,只剩下了一片白色。

过了半晌,这片白色开始在空间里随机移动起来。

炭叹又“活”了过来,开始追着白光,重新打想象中的蚊子。

白光移到展厅各处的观众身上,炭叹就冲到他们身边,在离他们非常近的距离“打蚊子”。好几次她在他们的脸旁边重重地双手一拍,仿佛打了他们一耳光。

于是,观众四处逃散,想要躲避白光,可白光总会出其不意地笼罩他们……

 
 

突然,手掌拍墙面的巨响再次出现,这一次,整个空间都霎时间一片漆黑。

黑暗中, 渐渐出现了仿佛是从外太空传来的环境声响。

观众们发现展厅的天花板上出现了一只白色的蚊子(影像),跟之前看到的白底上黑色蚊子一样地运动着。没想到,又出现了一只同样的蚊子,然后是两只、三只、几十只、无数只……它们在头顶上盘旋、飞舞,成了一群宇宙中的流星。

音乐也从单纯的噪音变成了空灵玄妙的天使之音。

一只手突然出现,拍在了天花板上,“蚊子流星”顿时无影无踪。

当观众们回过神来时,只见展厅的一个角落里又亮起一片白光,而在那片光中,是背对着他们坐在一个大笼子里冥想的炭叹。

再仔细看去,才发觉她是面对着一扇笼子之外的门(一个黑色剪影)。

过了一会儿,这扇门缓缓移动起来!这让炭叹结束了静坐冥想,开始想方设法挣脱牢笼,接近那扇门。

笼中之人的挣扎当然是徒劳的,炭叹始终无法到达那扇门。

门反而自己慢慢远去、消失了,又剩下一片惨惨的白色。

这白色移回到了最初投影的墙上——笼子的门自己打开了。

炭叹走出笼子,站到那片白色之中,伸开双臂。

这是自由飞翔,还是双手投降?

突然又是一阵巨响,一个不知从哪儿来的斧头击碎了这片白色影像!炭叹再次倒在了黑暗中。

白色影像被击碎的瞬间

重重地喘息过后,她又站了起来。

因为蚊子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好像一切都回到了原点。

炭叹在短暂的倒地后爬起

不过这一次,白光转移了方向,移到了展厅另一面,通向车库的那扇门前。

炭叹走进了光里,又开始拼命地追赶蚊子,可是蚊子在这个空间里变得像一个影子,更加的无法企及了。

炭叹试图用自己的影子来打蚊子。

正当她想用自己的手影打开那扇门时,影像中的斧头伴随着破碎的巨响,又把这一片光击得粉碎!

炭叹试图用手影打开门

炭叹在黑暗中冲到门前,打开门跑了出去,门在她身后被重重关上。

表演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