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FP3324g-1280.jpg

采气

Inhale the QI

类型:特定环境剧场

表演者:炭叹,范薇,Prince Louriss,即兴加入的其他艺术家和观众

时间:2019年3月31日19点

时长:20-30分钟

地点:武汉东湖杉美术馆

材料:白纱,麻绳,各类铃铛,投影机

摄影:高宇、龙淼渊、Romane Quiche

协助:豆豆、Cosmyte、培培、冯大亚、王威

特别感谢:沈爱其、沈宙

*表演于东湖杉美术馆驻地计划“我的鸟慢慢飞来了”

 
 

这也许是一个将环境与气场转化成行为的表演,也许是一场音乐、绘画与身体的能量融合,也或许是一场向天地宇宙致敬到萨满仪式。

 表演是在武汉东湖杉美术馆中为期一周的音乐驻村创作中得到灵感的。这个驻村让每一位中外音乐人都在不知不觉中“采气”了。“采气”是杉美术馆的水墨大师沈爱其先生特有的创作方法论,传达了人与大自然共呼吸的生命观与艺术观。虽然“采气”近似于道家理念,但表演内容融合了在世界范围内较普遍的萨满仪式——包括用鼓声来引导表演者进入“意识旅行”的状态,以及意向化地寻找力量之歌与力量动物。人与自然的融合、以及对自然的崇敬是这个作品的最高诉求。其实,道家的“天人合一”与萨满的宇宙观殊途同归,只是在当今社会被科学与理性屏蔽,让人们的自然能量日渐退化,最后仍然逃不出自然法则……这个表演试图用最原始、自发的仪式,将自然之气以有形的艺术装置“采集”起来,并流通,释放,传递到每一个现场的人身上。

表演分为三个部分:

即兴肢体与音乐

与观众一起现场绘画

绘画投影装置

 

太阳渐渐西沉,在青蓝色的暮色中,杉树林浸在神秘的气息里,而对面的平台上已经挤满了观众。

IMG_5301g-1280.jpg

即兴肢体与音乐

只属于杉树林的剧场

人们突然听到有很多片竹子的互相撞击声,然后看向林中的白纱装置处,只见一个以树根遮脸的人(炭叹)从树林深处跌跌撞撞地走来。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更像一个树精灵,她以非人类的行走方式,在布满了白纱、绳子和铃铛的奇幻空间中穿梭,所到之处,身上的竹片留下清脆的声响,身体又触发起一阵阵动听的铃声。她不时发出一会像鸟类、一会又像狼的叫声,与树林里真正的鸟声蛙声融为一个宇宙。半晌,仿佛是在绳索迷宫中找不到出路,她疲惫地倒在了地上。

紧接着,一声低沉又有力量的萨满鼓响了起来, 随之亮起了一片灯光,杉树林瞬间幻化成了一个剧场。

萨满鼓手从远处慢慢走来

鼓手走到了倒地的树精灵旁边坐下,开始击起有规律的鼓声,树精灵随之觉醒,仿佛被鼓声控制一般,一下下地抽搐、翻滚起来。

不一会,她们身后又响起了另一种乐器声,一位异国音乐人(Prince Louriss)走了过来,在树精灵的另一边坐下演奏。他的乐音迷幻悠远,如泣如诉。

Prince Louriss 边演奏边走进纱里

 
 

树精灵渐渐坐起,把遮脸的树根高高举到头顶,仿佛长出了鹿角。然后,她开始了仪式感的空灵歌唱,时似祈祷,时似呻吟。这歌声是随着鼓声的萨满旅程赐给她的力量之歌。

随着鼓声渐急,她猛地在林间跑了起来,激荡起悬挂的风铃,铃声清亮凌乱。她好像在追着什么隐形的动物,时而扑上树,时而又在土地里翻找。

过了一会儿,她找到了什么,用双手揽着看不见的东西,跑回两个在地上闭目静坐的乐手身边,依次向他们的头顶吹气。之后,两人仿佛被注入了力量一样,站了起来,也加入了在装置中穿梭的行动。于是,鼓声,音乐声,歌声与各种铃声编织成了一场交响。旁观者也许不明了,他们刚进行了一场寻找力量动物的仪式。

 树精灵走着走着,用身体与树木、青草接触,并大口地吸着各个自然造物的气息——以身体为媒介,采集天地草木之气。

然后,她又端来一盆墨汁,开始用沈爱其老师的画笔在白纱上恣意挥毫。墨迹蜿蜒,如同这里的环境、气场都通过她的“采气”转化成了绘画,向天地宇宙致敬。

 
序列 01_25g.jpg

与观众一起现场绘画

邀请观众走入装置中

出其不意地是,她又邀请观众下到杉树林中,与她一起作画,并一起用绳子上的各种铃演奏音乐。她甚至让观众在她身上的白衣上也画画,然后她将变成黑白相间的衣服一次次抛向天空。

兴致昂扬的观众们穿梭于墨迹斑斑的薄纱中,行走中带动丝线,牵响铃铛,感受天地草木之气在身边萦绕。

灯灭了,但是表演并未完全结束。霎那间,树林又被照亮了,而这一次的光源是投影在树干和白纱上的一幅幅画作——沈爱其的作品。此刻,什么是自然,什么是艺术,什么是人,什么是宇宙,都不用再言说。

012.jpg

绘画投影装置

将沈爱其的水墨画投影到杉树林中

第二天傍晚,炭叹再次来到这里,偶遇了带给她灵感的沈爱其老师。他们一起再次观赏了这人与自然合作的艺术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