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艺术家必须是美的;女艺术家必须使用自己的身体

类型:行为艺术

表演者:炭叹

时长: 1小时

时间:2017.11.29

地点:2017年11月 “问题日记:一个政治声明”展览,Big House艺术中心,武汉

摄影:余培祥、陈梦琪

摄像:周旋

助理:范培培、龚妍

演出开始时,观众只能通过窗户观看表演,他们先看到一个金色的“物体”在Big House艺术中心的露台上一动不动。这座建于1913年的欧式建筑的罗马柱围成了一个天然的景框,景框中是万家灯火辉映下的长江,而露台则变成了一个舞台。过了一会儿,这个金色物体开始缓缓移动,停在了一张桌子前面。突然间,它站了起来,变成了一个展翅的金色“蝴蝶”!原来是一个女人穿着蝴蝶的服装。她开始旋转、展翅,人们几乎看不到她的脸。接着,她戴上了宛如婚纱中的面纱,转过身来,走进展厅里。

现在,观众可以看到表演者身体上的不同部位绑着7卷卫生纸。与此同时,传来了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这是Marina Abramović在重复“艺术必须是美的;艺术家必须是美的”。女人开始把卫生纸的末端递给她周围的人,让他们一点点把纸卷抽出。因人们可以看到每卷展开的纸上都用红笔写着一个不同的句子。

这是我的手,可以牵住你,也可以推开你

这是我的手,可以做针线活,也可以握紧拳头

这是我的脚,可以走向你,也可以踹开你

这是我的脚,可以走回家,也可以走出去

这是我的乳房,可以给你摸,但它不是你的

这是我的乳房,可以给小孩喂奶,但它不是小孩的

这是我的子宫,可以孕育生命,但这是我的天赋,不是我的义务

她走遍了整个展览空间,很多人帮助她把纸抽出来。这一条条白底红字的纸张,就像她身体的延续一样,弥漫到各处。

最后,她回到起点,开始用面纱、翅膀和纸张埋葬自己,直到身体被完全遮盖。在这堆杂物中静默了几分钟后,观众逐渐听到地上的“尸体”传来了心跳声……

这个作品名称改编自著名女艺术家阿布拉莫维奇1975年的作品《艺术必须是美的;艺术家必须是美的》。女艺术家必须美吗?“美”的背后,其实是为了换取这种美的艰辛努力,为了迎合社会角色设定的委曲求全。 

除了与阿布拉莫维奇对话,这个作品还向一位被历史尘埃埋没的女艺术家艾尔莎·冯·弗雷坦戈-罗林霍文致敬。因为近年来的研究表明,她很可能是杜尚的《泉》的真正作者,而却因为得不到与男艺术家同等的待遇在困窘中死去。她曾经在一次给男艺术家当模特的经历中,把自己的身体装扮成了作品,而挑衅了男艺术家的“创作者”身份。女艺术家必须使用自己的身体吗?还是因为除了自己唯一所有的身体之外,她们往往找不到吸引男权社会的突破口? 

这个行为表演是一个难题,一声叹息,也是一个对峙。